盡管鈦媒體趙何娟和賈躍亭撕的就快玉石俱焚了,但最終率先采訪到賈躍亭的還是騰訊新聞的《棱鏡》欄目。其實對于賈躍亭來說,這樣的選擇還是更為科學的,大媒體沒有那么多小心思,也不會為了蹭熱點把一切都弄得很扭曲。一個健康的輿論環境其實無論對企業還是個人都是件好事,而目前樂視在國內遇到的困難,牽連甚廣的損失人,已經再讓大家反思,媒體的推波助瀾,在其中起到了究竟是怎樣的作用。

妻子寒心,宏斌翻臉,賈躍亭最后還有一張翻身底牌?

失去妻子信任的賈躍亭

我相信這次采訪是深度而且坦誠的,賈躍亭一直像一碗行走的雞湯保持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器宇軒昂,但在這次采訪中,則無意中透露出了軟弱的一面。他說,“小薇(賈的太太甘薇)說可以做事業,但是家庭怎么辦,房子都被凍結了,就剩一套房子,還是用她媽的名字買的,小薇的卡也被凍結,只能刷2000塊,小薇都說不相信我了。”

妻子寒心,宏斌翻臉,賈躍亭最后還有一張翻身底牌?

這種情況,在樂視最困難的2014年都沒有出現過,而現在,賈躍亭不僅面臨著事業的分崩離析,眾人的眾口鑠金,還可能要面對妻子家人的眾叛親離。對于一個曾經身價數百億的企業家來說,這種高低的反差和刺激,至少超出了我的想象力。不過賈躍亭還是表示,自己暫時不會回國,理由也沒有遮遮掩掩,就是如果現在回國了,可能會因為債務問題限制出境和消費,那么美國的造車事業,也會全盤皆輸,賈躍亭的整個盤子也就徹底完蛋了。而如果他在美國挺住了,FF一旦步入正軌,那么還是有反攻回來的機會,如果有那個時候,賈躍亭表示依舊會承擔所有的連帶責任,這種擔待還是讓人動容,盡管并不會有太多人會相信真的有這么一天。

妻子寒心,宏斌翻臉,賈躍亭最后還有一張翻身底牌?

(騰訊新聞《棱鏡》記者王丹薇與賈躍亭合影)

賈躍亭全盤否定了自己要FF破產的傳言,他自己表達的意思和我之前文章里寫的一樣。他目前是整個項目融資的最大障礙,FF的技術積累是業內人都非常認同的,但他自身的債務風險是整個項目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很多資金擔憂的不是項目,而是他本人的風險,所以如果能有辦法救項目,賈躍亭可以做一些切割,從這個角度講,我們看到的依舊是擔待,而不是三流媒體分析的破產變現和跑路。賈躍亭對于汽車行業依舊非常看好,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夠借此機會在中國締造這個新的行業而不是模仿和抄襲國外。這個簡單的原創精神已經耗費了他個人十億美金的投入,還有十億美金投資了LeSEE、Lucid和易到,而這些研發和投資消耗掉的資金,也正是國內很多人積極猜測的百億資金的去向。除此之外,其它資金投入到了樂視非上市體系中,比如花50多億元,買了兩棟樓(包括世茂工三),想著做總部大廈,還投資了酷派和TCL,也虧損了幾十億。

賈躍亭的敗局,和翻盤的底牌

為什么樂視到今天會全盤失敗,賈躍亭有自己的反思,他認為自己最大的問題還是在資金的配置上。

妻子寒心,宏斌翻臉,賈躍亭最后還有一張翻身底牌?

比如孫宏斌投資了一百多億后,總想著維護自己金融系統的信譽而先還了貸款,結果卻沒有發現自己的資金窟窿超過了這些錢很多。如果只還利息,把更多的資金投入到生產和運營之中去,樂視未必不能翻身,但現在談這些已經為時已晚。賈躍亭否認自己走到今天是為了錢,不然不會現在一點錢都沒有給自己留,家里連一百萬都沒有,賈躍亭的理念簡單也單純,他說“過去我壓根就沒考慮過給家里留點什么錢。當時我想,我創造了價值,就該會回報,但沒想過會不成。”這一點其實我還是相信的,幾百億的盤子,如果想要動些手腳,家人早就都在國外享受生活了,犯不著讓自己的妻兒受這樣的苦。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賈躍亭的說法也是我一直支持他的原因,他做的都是有價值的事情,所以樂視最終還有人在接盤,而FF也還存在成功的機會,價值是所有人都看得見的,只是大家看不清的還是賈躍亭。

妻子寒心,宏斌翻臉,賈躍亭最后還有一張翻身底牌?

盡管到了如此境地,賈躍亭依舊斗志昂揚,他還有機會背水一戰,而最后一張翻盤的底牌,就是在當年投資Lucid(一家美國的電動汽車制造商)的股份,當然FF的A輪融資如果成功了,也會有機會,只是這個希望還是比較渺茫的,我都覺得能成功會是一個奇跡。而Lucid的股份還是真金白銀的,如果能賣掉,大概也會有4個億美金的收入,這4個億就是賈躍亭最后翻盤的本金。如果有了這筆錢,盤活了FF,就有可能帶來更多的融資,開始生產,就會帶來更多的正向現金流,賈躍亭的整個盤子也許就都活了,而國內的樂視網,顯然也無需他擔心,孫宏斌也并不是省油的燈。賈躍亭表示,樂視網的上市是100%干凈的,而被查的官員并不是因為樂視網被查,只是因為被查了而且還操作過樂視網的上市,所以被媒體歪曲了。這里我們必須要說,媒體抓眼球的迫切我們可以理解,但程度和分寸,還是應該有人管管的。

翻臉的孫宏斌和末路的樂視

樂視網以及樂視致新已經跌到低谷,品牌基本沒有翻身的可能,而資產重組唯一的障礙還是賈躍亭。聽說孫宏斌已經和賈躍亭交惡,因為如果賈愿意把自己的股份都讓出來,那么樂視網上市體系分分鐘就可以重組,連投資方都已經基本確認了。但目前還是老賈要價太高,所以陷入僵持狀態,兩人關系非常緊張。不過這種僵持早晚會打破的,而如果賈躍亭退出樂視網的股份,那么整個國內業務還是能夠迅速盤活。能不能放棄樂視體系,恐怕是考驗賈躍亭梟雄成色的一塊試金石,而顯然,孫宏斌就比賈躍亭不知道高到那里去了,如果是他一定是會立刻壯士斷腕的。所以就算樂視的品牌最終不再了,樂視的體系還是會存在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這是一個有價值的體系,畢竟還有1000萬臺以上的存量電視用戶和多年的技術積累。而樂視的汽車體系,就必須要等賈躍亭梳理清楚海外,并拿到翻盤底牌之后,再進行二次復興了。當然,我表示祝福,但也并不覺得樂觀。

從整個騰訊新聞《棱鏡》的訪談來看,賈還是非常輕松和樂觀的。而樂視整個事件從一開始,一些媒體就直接從龐氏騙局、轉移資產、破產跑路這些要命的角度去潑臟水,最后的結果,也只能是加速樂視的崩塌,坑害了樂視上萬的員工,以及合作企業的債務難償。而如果輿論寬松一些,正常一些,可能最終不至于如此。在這里我必須對騰訊新聞《棱鏡》欄目表示贊許,難得不帶偏見的去報道整個事件,讓大家可以看到一個真實的表達。這在春秋筆法橫行,以煽動觀眾情緒帶量的新聞媒體中,實在是難能可貴。拍死賈躍亭確實酣暢淋漓,可背后幾百億的窟窿又有誰來填補?支持賈躍亭走出低谷,可能最終所有人的損失,才能夠得償。新聞更多的還是要真實和理性,能夠秉持這一點的媒體確實越來越少,大概也只有騰訊新聞這樣背靠大樹,才能真實的反應新聞的真相吧。

樂視從風起云涌到大潮褪去,可以說是中國互聯網歷史上特別波瀾壯闊或者風波詭譎的一段了,不過不管怎么說,讓高管、員工、供應商都很受傷的樂視品牌恐怕已經沒有翻身的可能,而樂視的債務最終有沒有人負責還要看賈躍亭的最終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