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各國人民對待疫情的態度,你會發現,中國人的態度是最穩的。除了少數上新聞的刺頭,大多數人都安心待在家中,拍抖音、下廚房、云蹦迪。慌而不亂成為中國特色。

之所以能夠做到慌而不亂,一部分要歸功于發達的商業基礎設施,保障了居民的民生日常的有序。在保障民生日常的同時,商業的公益價值也在這次疫情中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以聚劃算為例,在疫情一開始就將“抗擊疫情”納入了推進中的“百億補貼”中,并推出了“抗病毒專區”。口罩、防護物、酒精等物資通過聚劃算迅速匯聚,一部分被送往疫區,一部分保證市場供應。

戰疫的同時,聚劃算深入原地產,幫農戶賣空滯銷農產品,幫助企業和工廠傾銷庫存回流資金。挽救農戶、企業工廠于破產邊緣的同時,保證了消費者餐桌的日常供應,實現了消費普惠。

在戰疫、助農、助企中,商業的力量用自己的積極主動,充分調動起“人民的力量”。用張文宏的話說就是:“每個人都是‘戰士’。”

1

人民的力量

疫情剛開始時,所有的物資都是緊缺的,那時剛好又是春節,生產力一時半會上不來。為解決疫區醫療物資緊缺的問題,“人民的力量”開始發揮作用,全球掃貨往中國送、往武漢送。“人民的力量”與“機構的力量”各自發力,相互協作,為“戰疫”貢獻了強大的力量。

在大平臺主導下,公益正在進化,機構“統收統捐”的思路正在讓位于與無數個體合作,也就是最近幾年我們常會聽到的微公益。

最先落地的是扶貧助農領域。

疫情爆發后,大隔離開始,國內的供應網絡出現了短時間的崩潰,農戶的農產品遭遇滯銷。洞察到這一問題嚴重性的聚劃算,在第一時間與阿里數字農業、天貓農場、天貓大食品淘寶吃貨等兄弟單位一起組成產銷矩陣,開始全面抗疫,馳援原產地的農戶。

2天時間內,海南哈密瓜被送到吃貨手中;3天時間內,500噸海南果蔬被賣空。通過與菜鳥網絡對接,聚劃算構建了一條直供20城的產銷專線。助農的同時,聚劃算事實上保住了當地的農業產業。

助農的同時,聚劃算“愛心助企”通道也同步開通,從2月22日至3月底,1500多家企業和工廠獲得幫助。在線上500萬網友的助力下,實現了超過2億資金的回流,保住了30萬人的就業穩定。

國內疫情已趨向穩定,但真正的考驗其實才剛剛開始。疫情期間各行各業都遭受了巨大的打擊,疫情結束后能夠恢復多少,決定了2020年的經濟狀況。拿農業來說,農產品滯銷將導致農戶破產,疫情結束后農產業品可能會出現大面積減產,這會導致農產品價格上漲。

農產品價格上漲,將會波及整個餐飲業乃至食品業,再往深一層看,和每一個人的生活成本相關。所以,保住了農戶,保住了企業和工廠,就等于保住了消費者的日常生活——各行各業都是這個邏輯,每一個員工身后都有一個家庭。保住了產業就是保住2020。

怎么保?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保供應、保消費。聚劃算充分發揮平臺的力量,推出聚劃算百億補貼助農計劃、愛心助企通道,用普惠消費的方式發動“人民的力量”,全力幫助農產品擴大銷路。

2

更多的愛心

發動“人民的力量”,用消費助農傳遞愛心的同時,更多的愛心也被激發出來。那些接受幫助的農戶有余力后開始反哺疫區。

3月初,一批來自遼寧東港,總重超過3.5噸的愛心草莓落地武漢,捐給了湖北省新華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等25家武漢醫院和醫療隊。

這些草莓來自遼寧東港。

時間往回拉幾周,遼寧東港正深陷滯銷泥潭,疫情阻斷了當地草莓的銷路,當地草莓種植戶的生計受到威脅,當地經濟遭遇重大考驗。了解到情況后,聚劃算“愛心助農”項目團隊來到遼寧東港,動員起整個阿里生態的力量,為當地農戶開辟出一條全新的線上數字化銷路。

聚劃算“愛心助農”項目累計幫助遼寧東港售出草莓180萬斤,消化了9000畝草莓基地的產能,為7000戶果農解決了滯銷問題。

滯銷問題解決后,果農們決定為抗擊疫情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自發募捐了3.5噸草莓。聚劃算“愛心助農”項目通過阿里巴巴公益,對接武漢倉庫、聯系武漢醫院,完成了這次“愛心速遞”。

農戶反哺疫區的同時,企業也不落后——伊利莎白雅頓與聚劃算百億補貼發起了一場公益行動,3月18日那天連夜為武漢多家防疫定點醫院的醫護人員捐贈了一批價值180萬元的護膚物資,守護白衣天使。

在聚劃算的推動下,全國各地的物資被動員起來,送往了疫區,送到了消費者的餐桌上。除了這些,聚劃算“愛心助農”項目其實還有更深一層的價值,那就是普及了“公益”的理念,并開辟了一條人人都可以參與的公益通道。消費者、農戶們潛在的公益想法也被激活。

微公益理念的核心是“人人都可以參與”。在“人民的力量”與“機構的力量”的互動中,螞蟻雄兵變成了公益的堅強后盾。

在聚劃算的推動下,供需的匹配效率變得更高,每一次消費都有可能是在幫扶一個農戶,消費的力量也因此被拉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3

組織的力量

組織力成為商業發揮公益價值的關鍵。

傳統的公益由大機構主導,在接受捐贈方面雖然也動員了全社會的力量,但是落地公益主要還是靠機構內部的力量——公益的規模局限于機構自身的規模。但是如果通過供需對接直接發揮社會的力量,從源頭幫扶農戶的話,公益的規模則可以無限擴大。

簡單來說就是: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發給一個貧困戶一萬塊救助款,不如幫他實現收入一萬塊。前者可能會養出懶漢,后者卻可以給社會增加一個有價值的經濟單位。這與國家最近幾年提倡的產業扶貧思路是一致的,聚劃算通過“愛心助農”站到了大趨勢里。

實現這一切,離不開聚劃算自身成熟高度完整和成熟的產業鏈。聚劃算整個“愛心助農”的關鍵,建立在物資的流轉上。

即:如何在大隔離中實現“貨通天下”。整個過程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產地的整合,一個是海量物資的運輸。

產地整合方面對聚劃算來說并不算難事,助農這件事情早就寫進了聚劃算三大目標中,推動農產品上行是聚劃算的重點戰略之一。所以在前文中,我們才說,聚劃算是“階段性‘抗疫’,持續性助農”。

疫情早晚會結束,但助農不會結束。

物資的運輸方同,菜鳥網絡給予了重要幫助。在菜鳥網絡搭建的全國骨干網的支持下,通過緊急升級物流鏈路與倉儲模式,聚劃算成功的實現了大隔離中“貨通天下”,穩定的物流保證了穩定的供給。

生態助農是聚劃算“愛心助農”的底層架構。商業力量將公益組織的邊界無限擴展,農戶、產業、消費者構成了一個動態的公益組織,通過廣泛協作實現普惠共贏。這種全新的公益力量正在各行各業中崛起,公益與商業的邊界正在模糊甚至是融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