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疫情以來,全國餐飲企業就遭了幾十年未有過的打擊,至今,雖然很多地方已經開放堂食,但要想克服疫情心理沖擊,恐怕還需要至少半年的創傷恢復期。

因此,餐飲外賣就成了很多企業的救命稻草。不管是疫情期間,還是疫情結束后,餐飲企業的外賣業務都會或多或少有一些收獲,有資金流水就可以活下去。但是,外賣的爭議來了。

4 月 10 日,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官微發布《廣東餐飲行業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稱,省、市、區餐飲行業協會陸續收到幾百家餐飲企業針對美團外賣的各類投訴,表達出對美團外賣諸多行為的強烈不滿。

《交涉函》指出,美團外賣在廣東餐飲外賣的市場份額高達60-90%,已達到《反壟斷法》規定的市場支配地位。同時,美團涉嫌實施壟斷定價,各類收費層出不窮,設定了諸多不公平的交易規則,持續大幅提升扣點比例,新開餐飲商戶的傭金最高達26%,已大大超過了廣大餐飲商家忍受的臨界點。

外賣依靠高傭金生存,模式是否已到盡頭?


美團方面回應表示,早在2月2日,美團便啟動七項商戶幫扶舉措,提供2億元外賣商戶專項扶持資金,幫扶老商家上線經營和新商家開業;2月26日,美團發布“春風行動”,助力商戶復工復產,“春風行動”上線一周以來,全國已有超過25萬商戶通過流量卡、代金券等形式獲得幫扶,獲得扶持的現有商戶平均營業額增幅超過80%。

4月14日,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外賣專委會就美團的回復做出回應,表示美團外賣在回應中公布的某些數據并不準確,同時對美團外賣的返傭政策提出質疑。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外賣專委會再次呼吁美團取消排他限制,期待美團在17日之前給出一個有實質意義的回復。

與此同時,4月14日,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對美團、餓了么等外賣平臺和餐飲行業發出調查函,提出了相關問題:深圳地區有多少餐飲商家接入兩家外賣平臺?有多少為餐飲商家僅為其是一家獨家經營?兩家外賣平臺的傭金比例設置上,如何考慮消費者利益?是否還有合理利潤提供安全優質的服務?

據不完全統計,深圳有外賣門店近6萬家,每月外賣銷售近4000萬單。近年來,深圳市消委會收到有關外賣的投訴問題多,2019年共受理美團的投訴193件。

財報顯示,2019年美團的這三塊業務交易金額均實現了正增長。其中,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3927億元,同比增長38.9%;2019年全年美團的餐飲外賣總營收為548億元,占美團年度總營收的56.2%。

在這個數據的背后,2019年全年美團的商家數為620萬,同比增長7.1%,而這一數據的增幅在2018年同期則為32.1%。一些跡象表明,平臺與商家、商家與消費者之間的某種平衡有可能被打破,外賣平臺需要找到新的生態方案。

因為疫情,一些外賣企業開始調整策略。4月13日,餓了么宣布在全國80座城市包下近4萬塊戶外廣告、10萬個酒店電視和480萬臺互聯網電視資源,免費開放給中小型餐飲企業,幫他們打廣告。

為與商家共渡難關,平臺型的互聯網公司基本都制定了相應的扶持計劃。比如傭金的減免、專項貸款等等。餓了么向商家開放免費廣告牌是阿里巴巴幫扶中小企業“春雷計劃2020”的一部分。在這之前,阿里本地生活公司在疫情期間累計已為20萬商家降低外賣傭金,還為1萬多名商家提供總額超過10億元的專項資金支持。

口碑餓了么數據顯示,在過去半個月的支付寶餓了么“318城市生活周”期間,有超過8萬家火鍋店訂單數量超過了疫情前,6萬余家奶茶店銷量恢復到疫情前,甚至有所增長。“318城市生活周”期間,消費者通過外賣下單了166萬杯可樂、176萬串羊肉串和96萬份荷包蛋;有趣的是,有5.9萬份奶茶訂單備注了“高興”的字樣,13萬份小龍小訂單備注“開心”,4.68萬份燒烤訂單備注“擼串幸福”。

外賣市場主要是由四個利益關聯方組成:餐飲商家、消費者、平臺方、外賣小哥。有分析認為,傭金多寡與交易金額掛鉤,而騎手成本與訂單數量相關。騎手成本是固定的,傭金成本會隨著交易金額的上漲而上漲,消費者下單花的錢越多,外賣平臺的傭金賺的越多。

目前,餐飲業現金流吃緊、物業租金、員工等固定成本尚在,而消費者不敢堂食用餐,對外賣高度依賴;過去不少不愿意做外賣的老字號以及高端餐飲行業迫于形勢都在加入外賣市場,外賣小哥也依賴外賣配送接單獲得更多收入。所以,這個時期的外賣平臺的話語權非常高。

疫情的推動下,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餐飲企業的轉型也箭在弦上。未來,這個行業絕對不是簡單的外賣,而是企業整體的轉型升級,是數字經濟的一部分。就未來看,話語權是雙刃劍,當一個平臺的話語權達到一定程度,也許就是有關部門出手的時候了。前有打車平臺,合并后擁有絕對的話語權,結果就是遭受強監管。

餐飲商家、消費者、平臺方、外賣小哥是利益共同體,如果一方的得益導致其他三方利益受損,最終會是整體上的長期利潤與口碑受損。不管是哪家外賣企業,如果總想著通過高傭金來盈利,這條道路注定行走的越來越艱難。過高的傭金,而這些餐飲企業又不得不使用,結果將有可能是餐飲企業的服務質量下滑,而“民以食為天”,餐飲質量下滑的后果將是非常可怕的,甚至會超過網約車出行。這樣的徐建國,無人也無企業可以承受。外賣企業,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