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開始的一場新冠疫情,除了嚴重威脅到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外,也搞到市場需求迅速萎縮,百業凋敝。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重啟經濟的責任不僅在于政府,企業也應為盡快恢復經濟做出努力。目前看,電商滲透率越高的國家,恢復經濟的動力和能力越足,因為電商可以在大規模居家隔離結束之前,就開始將新的需求不斷地激發出來。只要消費重新啟動了,經濟恢復原狀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4月26日,京東悄悄上線了京東極速版App。這款單從名字上就能看出定位在下沉新興市場的App,發布之前沒有任何消息露出,據說是由京東零售集團市場營銷部推出的新產品,在疫情趨緩,百業正在準備重啟的檔口,此時推出京東極速版可以說是正逢其時,可以說是京東開發下沉新興市場的又一支奇兵。

之前,京東發布了用以開拓下沉新興市場的京喜,已經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目前日訂單已穩定在100萬單以上,也助力京東的四季度活躍用戶增長創下了三年來的新高。不過京喜是獨立于京東的,利用重整供應鏈的方式進軍下沉市場。京東極速版的邏輯與京喜不同,仍舊依托于京東的供應鏈,而且是從京東龐大的體系中,篩選出適合下沉新興市場的優質低價產品,與此同時在操作方面也更加簡單,更適合下沉新興市場用戶使用。

從京喜和京東極速版的推出可以看到,京東對下沉新興市場的開拓是全方位的,采用了不同模式分頭并進,最終殊途同歸。京東確實需要下沉,但京東本身定位偏高一些,擁有中國最大規模的優質電商用戶群體。如果用強行改造京東App以開拓下沉新興市場的方式,勢必會影響到原有用戶的體驗。京東首先發布了京喜,到京東體系之外另起一攤專攻下沉新興市場。另一方面,京東體系內可供開發下沉新興市場的要素也并不缺乏,于是就有了京東極速版,利用京東內部條件開發新的場景。

京東極速版的好處在于,可以充分利用現有條件做事情,而不必投入過多資源,做更多新建設。京東只需一方面深刻了解下沉市場用戶的消費習慣,另一方面將原有體系中適合他們的商品篩選出來,用一種更為簡便易行的方式呈獻給他們即可。另外一點,我國的社會階層流動較為活躍,城鎮化速度比較快,居民收入增長速度在世界范圍內也是最快的,那么今天的下沉新興市場用戶,也可能就會成為明天的成熟市場用戶,轉換較為自如。京東極速版做好了,也等于是為京東做出了一個龐大的增量用戶池,這對京東的長遠發展是極為有意義的。

京東之所以能夠在較短時間內接連推出京喜和京東極速版,不斷地補充完善開發下沉新興市場的產品序列,與其有個堅固的底層基礎設施是分不開關系的。京東有個非常龐大的供應鏈,涵蓋數千萬個SKU,這其中當然有質高價高的商品,但是也存在大量質優價低的產品,這部分潛力是可以通過產品設計創新來進行開發的,因此京東極速版出來了。此外,京東還有個將觸角伸到全國60萬個行政村中的55萬個行政村,覆蓋99%人口的物流團隊,有了供應鏈保障和物流觸達能力保障,產品創新也就有了天然的培養土壤和生長環境。

在基礎能力超強的情況下,產品創新的潛能就被開發出來了。使用京東App的人群有自己的消費習慣,劇烈的改動也許會讓他們感到不適。為了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京東可以接連推出京喜,京東極速版等,這些動作的本質屬性還是要更貼近用戶,更好地滿足一類用戶的需求。

將京東極速版視作京東開發下沉新興市場的新階段,是不為過的。通過前期京喜的不斷開拓,京東已充分掌握了下沉新興市場的特點和規律,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此番放出從屬于京東主體的京東極速版,相當于在京喜獲得成功之后,對下沉新興市場的再度加碼,未來不排除通過持續的產品創新,不斷加大開拓下沉新興市場的力度。這個市場會囊括中國8億人以上,其中相當大的比例將在未來成為城市主流消費階層的一員,有著相當大的消費潛力和購買力,京東極速版在對這個大市場進行開拓的同時,也為這個市場的用戶與京東之間搭建了一座橋梁。

京東本身是以品質立足的,已圍繞電商建立起一整套品質服務體系,這樣的電商力量進入下沉新興市場,會給這個市場的競爭帶來莫大的正面效應。下沉新興市場并不意味著低質低價,相反,這個市場的部分用戶對于品質的要求和消費的意愿,可能堪比一二線城市用戶。依托京東主體本身而生的京東極速版,在品控方面源自京東,這會為其征戰下沉新興市場帶來好的口碑和用戶滿意度,起到穩定市場秩序,樹立下沉新興市場品質標桿的作用。更多的新需求將會從中產生,更多的購買力將會受到激發,而疫情后重啟經濟活動的動力也將會更加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