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G時代,人們認為,用戶數非常重要,將用戶數作為衡量競爭力的第一指標,進而從用戶數延伸到用戶時長的總和,后來因為不同應用在同樣時長中的流量不同,發展到用流量使用程度來衡量。

當進入5G時代以后,物聯網開始流行,人聯網、物聯網等等交叉,各種各樣的異形終端普及,不僅使用時間上差異很大,流量的使用差距更大,簡單的進行用戶數計算、流量計算或者時長計算都難以進行綜合評價了。

因此,在5G時代,哪家公司的競爭力最強,哪家公司的實力最好,需要尋找更合適的能夠衡量的指標。于是,我們盯上了萬物互聯中的屏幕。

5G時代,屏幕無處不在,不管是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或者物聯網,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屏幕,這些屏幕的累加構成了科技公司的競爭力。

文字與圖片在生產上與消費上基本分離,文字與圖片的生產周期顯著高于可以一目十行的消費,但是,5G的視頻直播會是生產與消費同步,兩個不僅僅是同時長,而且是同時進行。

因為視頻會在5G時代成為底層業務,但是,所有的視頻都幾乎會充滿屏幕,用戶屏幕被獨占,時間價值很低,用戶需要更多的同時操作,那么,雖然分屏應用在4G時代的智能手機就存在,但使用率還很低,未來需要人手幾個屏幕或者折疊屏。比如,一手拿著手機看視頻,另一只手表在語音與朋友進行交談。

華為、小米這樣的公司在生產和制造各種各樣的設備,華為還在建設適應多終端平臺的統一鴻蒙系統,從最小的手鐲手環手表到智能手機、智能音箱、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視機,還有各種車機、冰箱洗衣機門鎖等的物聯網設備的屏幕,這些屏幕的出貨量和使用量總的尺寸構成了公司的競爭力指數。當然,在初期有可能要進行加權。

對于一些互聯網公司來說,包括阿里巴巴、抖音這樣的公司,都在試圖占領更多的屏幕資源,通過多個超級APP在未來掌控更多的視頻業務出口,在不同屏幕終端上呈現自己的業務,所以,那些將很多業務集中起來打造超級APP來公用流量的做法是陳舊的被淘汰的行動。

另外,因為大量新終端的加入,各種屏幕中有大量的低頻應用,或者低時長的單次使用,但屏幕卻在持續占用中,這個時候的時長概念已經不再能真實反映各科技公司的真實實力。


總屏幕尺寸(TSS)成5G萬物互聯時代競爭力評價新指標

因此,我們創造一個新指標,“在用總屏幕尺寸(TSS)”來替代國民總時間,誰擁有的總屏幕尺寸最多或者占有率使用率更高,就代表這家公司更具有實力。

比如我們要計算華為的實力,可以用華為市場存量的所有智能設備的尺寸之和,來計算出是多少吋,也可以計算出小米公司的所有市場存量的設備尺寸之和,然后進行比較。

對于互聯網公司,我們要根據其業務范圍來合并計算,比如阿里巴巴,要把其各主要APP的用戶數活躍數等在各種設備上的利用累加,也包括智能互聯網汽車中的屏幕、還有天貓精靈和各種使用其系統的盒子等等。


根據我們的初步研究,對中國主要的頭部科技公司進行了綜合評價,得到了初步結果:


總屏幕尺寸(TSS)成5G萬物互聯時代競爭力評價新指標


未來,隨著5G 的深入,相關公司會進行更全面的布局,相信競爭力排行榜在2020年年底會有相當的改變空間。

當然,為了簡便,初期可能會僅僅使用屏幕數來進行粗衡量,但未來更精確的計算一定是來自“在用總屏幕尺寸(Total screen size in use)”也就是,Σ屏幕尺寸*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