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視聽表演北京條約》正式在目前已批準或加入的全球31個成員國間同時生效。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個在我國締結、以我國城市命名的國際知識產其錄制或未錄制的表演所享有的精神權利和經濟權利。


不僅是首個!《視聽表演北京條約》生效,內容創作者的春天來了


該跳躍,旨在保護表演者對其錄制或未錄制的表演所享有的精神權利和經濟權利。中宣部版權管理局局長于慈珂稱,《北京條約》是中國版權事業的里程碑,也是惠及全球表演者的新起點。

《視聽表演北京條約》的締結和生效,將充分保障視聽表演者的權利,推動視聽產業健康發展;同時保護傳統文化和民間文藝,促進文化多樣性發展。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干事高銳表示,《視聽表演北京條約》加強了視聽表演者對其表演的權利,這可以轉化為收入的增長,并促進給我們所有人帶來愉悅的視聽產業的經濟可持續性。”

就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蔣佩芳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版權越來越完善,且針對各種類型都建立了有效地保障,包括一些新的內容創作領域,而且一開始就是趨向全球同步的模式。


不僅是首個!《視聽表演北京條約》生效,內容創作者的春天來了


很長一段時間里,國內視聽版權環境不佳,是有目共睹的。

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在2006年發布的《盜版報告》中,曾經把中國列為全球音樂盜版最嚴重的十大國家/地區之一。

過去,正版化的難度主要在兩方面,一個是維權難,即維權取證和后續的訴訟周期特別長,且最終效果往往不好;另一個是保護不足,特別是隨著互聯網的快速迭代,新興的內容創作領域日新月異,法律保護難免滯后。

這個條約則是一種加快法律對新興領域的保護速度和力度。


不僅是首個!《視聽表演北京條約》生效,內容創作者的春天來了


同時,國內的版權環境,近年來也有了極大的改善和強化。

2019年,國內各大在線音樂平臺開始跟隨國際知識產權潮流大規模推行音樂付費,大量免費歌曲開始逐漸轉為單曲付費或會員包月收聽,音樂創作者和表演者的收入進一步獲得提升。

不得不說,數字付費音樂的推動對于音樂的正版化,作用十分明顯。

音樂版權保護的日益嚴密,使得付費音樂不會被盜版音樂所直接沖擊掉。同時,付費音樂主打的音質效果,進一步貼合了音樂愛好者正在進階的體驗需求,這都讓為正版付費的觀念,逐步壓過了共享免費的舊有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