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證明,今后很難區分線上線下企業,四五年前,我和小馬哥還有一爭,現在看,形勢比人強,互聯網正走向物聯網。” 1月20日的萬達集團年會上,王健林這么說。

在這個大變革的時代,中產階級為買房焦慮,頂級富豪則害怕掉隊。二級市場的散戶們還在期待萬達院線和萬達影視的重組能帶來幾個漲停板,王健林則忍不住慨嘆自己無法與小馬哥肩并肩了。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時也勢也!考慮到如今影視行業的并購審批情況,當代東方、長城影視等公司十幾億規模的并購已經在證監會磨了一年多尚未通關,萬達院線如何能將幾百億估值的萬達影視裝進上市公司?

還記得2016年2月,萬達影視+傳奇影業準備打包上市之前,曾經以350億的估值募資100億,并承諾如果1年內上市不成功,萬達將回購這部分股份,并給予15%的回報率。

而如今,萬達院線(股票代碼:002739,已更名萬達電影)已經在2016年2月、2017年7月3日兩次停牌宣布重組,結果前一次因傳奇影業終止重組,第二次到現在尚未復牌。

目前,萬達影視的投資者也從33位變更為23位,泛海控股、巨人投資、河南建業等機構投資者已經從萬達影視套現離場,這也意味著萬達集團補償了大筆資金。

不知不覺間,影視行業經歷了一個周期。行情好的時候,幾個明星組個公司就能估值十幾億進入股市套利,行情不好的時候,強勢如萬達影視亦被證監會拒之門外。

猶記得2012年萬達集團26億美元收購美國第一院線AMC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并購盈方體育、卡麥影業、傳奇影業是何等豪情,轉眼間市場風向逆轉。

但客觀來說,萬達、復星等中國企業對好萊塢的投資并購,無形中加強了兩國影視行業的交流,短期來看或許交了一些學費,但長期來看這種溝通會更加頻繁、理性。

再看萬達拋售海內外重資產的舉措,不難看出萬達轉型輕資產和影視服務業的決心。房子可以賣,但是影視公司得留著。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萬達影視重組上演散戶大逃殺

巨人、建業套利,泛海、華策減持

2016年2月正值春節,全國上下一片祥和氣象,而圍繞著萬達影視的重組上市,同樣是一派喜氣洋洋。

為了打通境內外電影制作發行,網絡游戲的產業鏈,萬達院線希望將傳奇影業、互愛互動等業務打包上市,擬向機構投資者募集100億元。消息傳出后,前來認購者絡繹不絕。

按照當時的約定,投資者可以選擇受讓萬達影視的老股,或者認購傳奇影業國內實體青島影投的股份。

如果萬達影業未能于投資人投入資金后1 年內實現上市,投資人可以選擇:繼續持有,等待上市;或者退出,萬達文化集團將按單利15%的回報率從投資人處進行回購投資人持有的萬達影業及青島影投的股份。這無異于一筆只賺不賠的買賣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根據萬達院線2016年5月公布的收購預案,萬達影視當時一共有33個股東,萬達投資、莘縣融智興業、互愛科技、林寧等人持股49.94%,其余被29家囊括地產、零售、影視、投資等行業的公司所瓜分。其中,從法人到自然人的投資者,層層穿透計算,總數為192名,按照375億的估值共募資175億,遠超過預期。

泛海股份就曾在2016年3月發布公告,擬以10.58億元收購萬達集團、王健林先生合計持有的萬達影視約6.61%股權,并以14.42億元認購青島影投約7.59%股權。

華策影視當時也以8463萬元收購萬達集團和王健林合計持有的萬達影視0.53%的股權;同時,出資1.15億對青島影投進行增資。這兩家上市公司當時都曾經因為這一投資而股價飛漲,受到股民追捧。

此外還有宿遷清遠影視傳媒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克拉瑪依恒盈股權投資有限合伙企業、 天津鼎石一號資產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夢元(天津)影視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9家企業,均成立于2016年1-3月,專為投資萬達影視而成立,吸引了眾多投資機構和散戶競相購買。

只是隨著萬達院線和萬達影視的重組受到深交所問詢,證監會2016年5月提出對影視、游戲、VR等行業的并購審核收緊,投資萬達影視的散戶開始出逃。

根據萬達院線2016年6月13日重新發布的收購預案,天津鼎石一號資產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立時只有2位合伙人,到2016年3月增加到48位合伙人,2016年6月合伙人減少到19位。

夢元(天津)影視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2016年1月成立,2016年4月12日有42名合伙人,2016年6月減少到27名合伙人;孚惠映畫(天津)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2016年2月成立,2016年3月29日有10位合伙人,2016年6月初有9位合伙人。

而后兩個月,因為傳奇影業的業績虧損,媒體及市場反饋消極,萬達院線和萬達影視的第一次重組即宣布終止。再到2017年中,萬達甩賣酒店及文旅地產,萬達影視在投資者眼里不再是香餑餑。

在2017年中報上,華策影視透露將持有的721.03萬出資額轉讓給萬達影視,轉讓價格為1.33億元。也就是說,華策影視收回了投資傳奇影業的1.15億,但還持有萬達影視國內部分8563萬的投資額度。

泛海股份在2017年中報中透露已經退出對傳奇影業投資的14.42億元,對萬達影視的剩余投資額度為10.58億。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除去萬達投資在青島影投(傳奇影業)中的占股37.3599%,按照傳奇影業估值35億美元(合224億人民幣),如果當時參與傳奇影業定增的投資者全部退出,萬達集團需要補償的金額為224*(1-37.3599%)*15%=21.05億。也就是說萬達需要為傳奇影業這次不成功的上市倒賠21億。

而根據工商資料,等到2017年7月,萬達院線第二次停牌重組,萬達影視拋掉傳奇影業的包袱再次走上并購之路,萬達影視的股東已經從33位變成23位,上述9家合伙企業中的后5家已經套現離場。河南建業足球俱樂部、史玉柱的巨人投資等數十家機構投資者已經從萬達影視套現離場。

人情冷暖,可見一斑。但在利益面前,誰能講究義氣?

萬達院線和萬達影視的第二次重組,從2017年7月停牌至今已滿6個月,但仍未發布收購預案。更名為萬達電影的萬達院線,能否把萬達旗下的內容制作業務并入上市公司,還是未知數,特別是在金融監管愈加強勢的情況下。

當影視行業整體進入調整期,萬達之前通過買買買,迅速合縱連橫確立產業地位的做法不再符合形勢要求,深耕內容,整合影視、渠道、游戲、衍生品各板塊聯動才是以后的要務。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福兮,禍兮?

萬達拋售資產或許正是結構調整好時機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論是房地產行業還是互聯網、影視行業都遵循這一法則。2014年以前,萬達地產的每一個項目部里都掛著“速度第一,完美第二”的格言。

或許是因為房地產行業的政策周期,或許是由于王健林的雄心,憑借著工程模塊化、招商訂單化,從2006年至今,萬達迅速在全國數百個城市建設了200多座萬達廣場。

也是因為這種執行力,萬達決心進入文化行業后,一邊迅速在全國建起數座萬達文化旅游城,一邊在國內外展開影視公司并購。

統計2012年來萬達在海外的影視、體育投資,數額高達700多億。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光是國內收購慕威時尚、時光網等公司的金額也有近百億。在政策鼓勵海外投資、影視公司上市的那幾年里,萬達在影視行業落子頻繁,就像在與時間賽跑。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這種快速布局甚至也反映在萬達商業從港股退出,籌劃A股上市,也包括籌資100億把傳奇影業和萬達影視打包上市。只是這次萬達還是比政策變化慢了一步。

2015年從美股退市的完美世界、分眾傳媒已經重新在A股上市,2016年從美股、港股退市的博納影業、萬達商業還在IPO排隊。

不過幸運的是,當監管部門一開始對萬達境外投資所涉及的并購貸款、內保外貸等業務進行核查,王健林就迅速開始對文旅、酒店展開大甩賣,通過富力、融創的協議回收現金680億元。甚至1月16日,萬達酒店發展公告以3560萬英鎊的價格出售倫敦·萬達one項目。

通過一系列的資本運作、商業合作,萬達出手了大量資產,卻保留了酒店、文旅項目的運營權,保留了境外的影視資產。

是危機,或許也是轉機。借著這次調整,明確轉型輕資產以及影視行業的決心,把前幾年買進來的不良資產拋售出去。

近期有媒體報道,萬達正在考慮將旗下的體育資產在香港上市,包括瑞士體育營銷公司盈方體育,以及經營鐵人三項賽事的World Triathlon Corp,此外還考慮出售一些股權。而AMC也有意將2016年買進的歐洲院線Odeon和Nordic出售。

鑒于2018年的政策監管更加嚴格,萬達后續很可能會再次拋售資產,但從王健林在年會上的發言來看,拋售的只可能是不符合戰略發展的,留下來的將是未來萬達的經營重心。

“萬達廣場是萬達集團的核心產業,我們還要發展新的核心企業和新的支柱產業。一是影視產業,要繼續保持高增長,補上內容短板,實現影視的企業中長期目標;二是體育產業,把精力放在自有IP賽事上,把中國區作為體育產業的增長極;三是文旅產業;四是寶貝王集團。”未來萬達在影視行業的布局,還會繼續。

孫宏斌栽了,王健林呢:10位投資方“逃跑”,萬達影視重組路漫漫

影視二級市場進入寒冬期,

重組萬達影視障礙重重

“華誼系兩年內一定有幾家百億級的上市公司,綜合做到3000億市值,也就是500億美元。這是什么概念?美國的華納,也就是500多億美元。”2015年8月,王中軍曾經這么說。彼時的華誼兄弟剛剛獲得了平安的300億授信,用于下建設實景娛樂項目的,以及海外并購的“內保外貸”。

但兩年多過去了,如今的華誼兄弟市值252.48億,旗下新三板公司華誼創星市值只有5億。

再想想遠在國外的賈躍亭和風雨飄搖的樂視,我們發現在市場樂觀的時候,即便是最出色的企業家也難免會被市場情緒所裹挾。牛市中所吹的牛,難免會在熊市中掉下來。

正所謂潮起潮落不由我,沉浮成敗乃兵家常事。連王健林也不得不承認,“形勢比人強”。

2016年5月以后,針對影視行業的并購就步入寒冬期,范冰冰、吳奇隆、趙薇等明星的公司資本化紛紛被監管部門叫停,簡直步入并購大災年(點擊藍字回顧),所有發行股份的并購重組都被證監會擋在資本市場門外。

即便拋除傳奇影業的包袱,萬達影視估值仍在百億級別,當整個行業的資本運作被嚴控,這么大體量的并購短期內獲得監管部門認可也不容易。

那些還期待著萬達影視并購成功,可以吃幾個漲停板的小散們,可以洗洗睡了!而對萬達集團來說,靠著院線渠道優勢稱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深耕內容才是接下來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