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網終于復牌交易了,不出意外,一直是在跌停的狀態中。

樂視網復牌后至今已經7個跌停,313億市值灰飛煙滅。

更可怕的是,最糟糕的情況也已經出現,樂視網如此血淋淋的殘局,對股市中小創類股票產生了蔓延效應,創業板指在1月最后一天跌了2.66%后,2月開局第一天又跌了2.17%。

兩天合計300多支跌停的股票,多數都是創業板個股,多數都是科技類股票!

宗寧:想要拯救樂視網,賈躍亭必須停止表演

大家的分歧無非就是十二個跌停還是十五個跌停,投資人顯然在蒙受這巨大的損失,而接盤人孫宏斌的態度也不樂觀,甚至表示出了“我會盡力,希望不留遺憾。但如果仍然沒有辦法,只能表示遺憾了,人生有很多遺憾~””甚至還不乏豪氣的表示,“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言辭之間,無可奈何溢于言表,而這無疑讓十幾萬樂視網的投資人心中陡增忐忑。

如果孫宏斌都不管了,那么樂視網又能靠誰呢?造成這一切的后果的顯然是賈躍亭本人,但阻礙一切向好的方向發展的其實還是賈躍亭,如果說前者還算是商業失敗,那么后者顯然就是人品欠佳了。如果現在賈躍亭還不能壯士斷腕,停止發出一些錯誤的信號,那么樂視網可能會造成更為巨大的損失,也會造成更壞的后果。

螞蟻絆倒大象

對于排名全國地產第四,全年營收3620億,增長高達140%的融創而言,樂視網的一百多億并不是一個什么太大的問題,甚至有些大象和螞蟻的感覺。但現在對于孫宏斌來說,這種大象被螞蟻絆倒的感覺,顯然不太好受。現在的融創,有些像越戰時的美國,雖然無比強大,但又深陷泥潭,我相信在之前融創錯誤估計了樂視網問題的解決難度,也對互聯網公司業務和資產知之甚少。

這和只要有地誰開發都能蓋起房子來的房地產行業不同,而互聯網公司的輕資產模式,則是一旦不行了,剩下的不過就是一些無用的電腦服務器罷了,價值甚至有可能一夜歸零。所以,去維護樂視網這么大一個虛擬服務的盤子,顯然消耗了孫宏斌太大的精力,而最麻煩的則是,這種消耗不但沒有收益,而且麻煩似乎越來越大。

盡管孫宏斌表示,“我和老賈一直保持著良好的溝通,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矛盾。目前面對的是如何解決問題。”但從前面的表示中我們可以看出,樂視網的問題目前還是難以解決的,而最大的麻煩制造者,顯然不是業務和欠款本身,而是賈躍亭本人。

正如同FF造車融資最大的阻礙是賈躍亭一樣,做為目前樂視的第一大股東,賈躍亭的信譽破產也是阻礙一切人介入挽救樂視網業務的最大障礙。如果FF不能和賈躍亭撇清關聯,或者他依舊是樂視網的第一大股東,那么這兩個企業依舊會非常艱難。盡管我相信賈躍亭的造車理想,但我覺得已經造成了這么大一個爛攤子,終究還是要付出應有的代價,盡最大的努力去彌補大家的損失,而不是去盡可能保全自己利益,從這一點來說,賈躍亭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甚至還在制造很多假象,來誤導輿論。

“戲精”無法挽救樂視

其實最近一兩個月,賈躍亭的操作還是非常頻繁的,盡管FF造車的困難依舊很多,但一方面,他沒有停止發聲,而是一再表現出造車進展迅猛,已經高速的邁向了產品量產的邊緣。而另一方面,國內媒體去美國考察的造車工廠,依舊還是一片廢墟,看不到任何進展。同時,賈躍亭委托夫人來成立債務清算小組,來處理國內的債務問題。也迎來一片贊譽之聲,騙子的聲音漸漸弱了下去,而有擔待的稱贊也開始回響。

但實際上,這也僅僅是姿態而已,數十上百億的欠款真正獲得清償的比例還是非常低的,更不用說質押股份換來的款項。清償小組的現實意義非常有限,但卻給了很多人希望,而這顯然是一個緩兵之計,只是單純的拖延了時間和扭轉自己不利的口碑,對于幫助樂視走出困境是沒有任何幫助的,而這種阻礙還使得孫宏斌的重振樂視的計劃越來越渺茫,讓樂視網的發展越來越被動。目前對于樂視網來說,最寶貴的不僅僅是金錢,還有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會進一步的流失,競爭對手也會進一步的超越。

我們拋開可以破產的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不談,但說上市公司樂視網,畢竟這是一個在公開市場上發售股票的公司,大眾股東的利益顯然是更應該優先去保護的,在這種情況下,賈躍亭不斷的釋放希望,其實是在拖延解決問題的時間,不管是從感情上還是從利益上,賈躍亭都不肯放棄樂視網的股權,這實際上是在把樂視網拖向死亡深淵。賈躍亭在大局判斷上一直領先,但在細節的運營和決策的果斷上一直是短板,之前孫宏斌也曾經說過,都到了什么時候了,還是一個業務都不肯放,那最后的結果就只要一起死。可以說,賈躍亭在這個方面的欠缺,是造成今天局面的最大原因。

賈躍亭出局才能拯救所有人

從股市來看,樂視網的跌停勢必會持續下去,因為第七個跌停處仍有6.2億股賣單在堆積著。可見,樂視網的嚴峻現狀對股市造成了巨大沖擊,中小創類科技股是最嚴重的受害板塊。從這個角度看,解決樂視網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不應該再拖延一絲一毫。

宗寧:想要拯救樂視網,賈躍亭必須停止表演

從目前樂視網的情況來看,其實依舊有很多優質資源,比如上千萬臺激活可運營的智能電視,之前購買的大量版權,基本形成規模的智能電視業務,都還有重新被激活的可能。而且相信也有很多人愿意進入來接盤,但這一切的前提一定是賈躍亭出局,不然大家費心費力做的事情,就都是替他打工了,這顯然是沒人愿意干的。只有賈躍亭的徹底出局,才能迎來樂視網的全面重組,才能引進更多的戰略合作伙伴,不管是電視的生產和銷售還是其他業務的開展和運營。而也只有如此,樂視網才能夠迎來新生。

實際上,孫宏斌手里還是掌握著很多資源可以盤活樂視資源的,比如同樣有些流年不利的萬達,其影業娛樂等板塊都可以和樂視網進行重組的,不但能爆發新的題材,還能讓雙方都走出低谷。再比如大力發展大文娛的阿里和家電銷售第一平臺京東,未必就對樂視電視的存量用戶或者未來的新品方向不感興趣。而這種級別的合作,顯然也會給樂視網帶來更大的題材,從而引發股價上行,讓樂視網擺脫目前的困境。孫宏斌愿意進這個泥潭來拯救樂視,其實是一個義舉,也冒了很大的風險,但最終被賈躍亭擺了一刀,就有些農夫和蛇的意味了。孫宏斌自己對現狀的判斷還是非常清晰的,也就算失敗也賠的起。但對于樂視的中小投資者來說,就未必輸的起了,而這一切都是賈躍亭造成的。

所以一個最現實也是最理想的結果就是,賈躍亭主動徹底放手,愿賭服輸,承認失敗,一切交給孫宏斌,既給了樂視網希望,也卸下了自己的責任,如果還有歉意,以后把事情做好了再說也好,現在最好就別再摻合了,已經弄成這個樣子了,總不能一直到把樂視網弄死才滿意。

股市復牌前,樂視的結果還只是一個遺憾,還有可挽救的余地,而復牌后,樂視網的一切結果,就是因為賈躍亭的私心所致了。我也希望賈總仔細想想清楚,不要選擇大家一起沉下去,因為那是真正的萬劫不復。停止表演,斷絕希望,徹底放手,才是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也只有這樣,才能讓樂視網盡快利空出盡止跌,從而更好的保證投資人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