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技術巨頭正在急于推動面部識別技術的商業應用,試圖超越西方競爭對手,而西方競爭對手采取更謹慎的態度,擔心引起消費者隱私擔憂。

雖然隱私問題已經放緩了部分市場推出的技術,但許多中國人已經習慣于日常工作中使用面部掃描,付款涵蓋入住住宅區,、學生宿舍和酒店。

這項技術甚至被用來消除幾十年來的老問題:北京天壇衛生紙的經常性損耗。知名公園的公共廁所現在配有一個識別用戶臉部的紙張分配器,不允許頻繁重復訪問。

中國面部識別技術領先全球 Face++成刷臉界首個“獨角獸”

更加無法想象的是,電子商務集團阿里巴巴在線支付子公司螞蟻金服讓其450萬用戶通過自拍登錄自己的在線錢包,而中國建設銀行允許客戶在自動售貨機上刷臉付款。

打車服務公司滴滴出行正在使用該技術來驗證司機身份,而搜索引擎百度已經開發了面部識別門,以進入其辦公室和旅游景點。

中國對這種技術的胃口已經幫助其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面部識別“獨角獸”:總部在北京的Face ++(發音為“Face plus plus”)在12月份的第三輪大型融資活動中籌集了1億美元,該公司表示憑借估值超過10億美元,被授予獨角獸初創公司。

中國面部識別技術領先全球 Face++成刷臉界首個“獨角獸”

Megvii擁有的Face ++已將其軟件授權給滴滴和螞蟻金服,其看到在中國人口稠密的城市銀行中長長排起長隊。

Face ++ 表示,“你需要等待很長時間才能得到任何服務。所以我們開始為金融科技部門提供面部識別服務。”現在,它計劃著重于零售板塊。

雖然中國面部識別背后的基礎人工智能研究水平與歐美相似,但在商業應用上處于國際領先地位。

“谷歌不追求面部識別,因為它具有更高和更長期的期望,而面部識別實際上是可以實現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生物識別技術專家Leng Biao表示, “但中國大公司在不久的將來更注重利潤。他們認為[面部識別]是使用AI發揮作用的最有效方式。”

面部識別創業公司在中國享受積極的反饋循環:使用越廣泛,他們的技術就會越來越好。Xie表示:“隨著中國現實生活中商業應用的增長,越來越多的數據反饋到我們系統中,以促使我們深入學習。”

中國面部識別技術領先全球 Face++成刷臉界首個“獨角獸”

與所有AI應用程序一樣,訪問數據至關重要。中國人口眾多和寬松的隱私法律相結合使得獲取信息成本大幅降低。

“中國并不規管采集人們圖像片,所以在這里收集數據比在美國更容易。”Leng表示, “在早期,5元(不到一美元)你就可以買到一張人臉圖像”。

“中國把隱私視為負概念歷史悠久。” Simmons&Simmons在上海的技術律師Xun Yang表示, “直到近些年,2009年才出臺第一款明確禁止濫用個人信息的法律。”

因此,比起西方同行,中國企業推出面部識別更為大膽。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主席Eric Schmidt在2011年稱面部識別為“令人毛骨悚然”的,并承諾不會制作用戶圖像數據庫。 在美國,面部識別的商業使用目前受到限制,主要是在社交媒體上自動標記人物照片。

Alphabet智能家居單位Nest也將面部識別功能納入了其安全攝像頭,但伊利諾斯州將這一功能被排除在外,這個州對于收集生物特征數據有嚴格的法律限制。

不過,也存在被濫用的可能。與指紋識別不同,面部識別可以被動地進行,這意味著用戶不一定知道他們被檢測到。中國政府在火車站的監控攝像頭中使用次功能,來向警察示警那些被禁止出行的乘客。

中國未來生物識別技術市場,包括面部識別,由政府身份識別系統的協同促進增效。該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國家識別圖像數據庫——超過10億,而美國約為4億。

公民已經習慣于將身份證插入芯片讀取器來設置手機帳戶、購買火車票或入住酒店。中國政府是世界上第一個在身份證上實施射頻識別技術的國家,這意味著每個人口袋里的卡片必須經過射頻識別門才能識別身份。

這一切都增加了對普遍存在ID技術的認可,許多外界可能會覺得這不太妙。但用戶更為方便快捷——正如Schmidt上個月在上海附近的一個論壇上所說:“中國是一個匆忙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