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套上萬元的網課擺在你面前,只要5元,怎么辦?”這個問題在調查中,幾乎收獲了類似的答案,且明知是盜版——只要效果一樣,為何不買!

多個媒體報道,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在線教育行業火爆為頭部品牌打響了知名度,相關的低價盜版課也順水推舟,再次猖獗起來。在電商和二手交易平臺、QQ微信群等渠道,翻錄盜版網課交易火熱,原價成百上千元的網課被5元、10元的“跳樓”價甩賣,私人賣家甚至聲稱,全網各平臺、各科目課程應有盡有,原版畫質任君挑選,選課像“皇帝選愛妃”。翻錄軟件也順勢推出“盜課筆記”,僅需3步就可以完成翻錄。

受疫情影響被迫上線直播的某線下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姜文君卻認為:僅僅是將線下培訓“抄”上網絡,被錄像就等于被全盤盜版,網課平臺自己更應該反省。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盜版者明目張膽“改頭換面”

與盜版動漫手辦在電商平臺上打出“祖國版”之類的旗號類似,盜版網課也特別用心的包裝了自己的“抄作業”。

自媒體燃財經就調查發現,盜版猿輔導的網課,被冠以了“橘子好吃的橘子啊猿輔導,葡萄猿輔導新鮮包郵”之類的文案包裝;而搜索“學而思”、“高途課堂”的關鍵詞,也出現了“0.5元學而思網課”這樣的跳樓甩賣價格。

此前,亦有媒體發現一些盜版網課的包裝邏輯:多半“盜版課”的賣家會通過“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規避風險,更改產品的標題、圖片或者關鍵詞,有的標題上寫著初高中學習資料、圖片上顯示的是初高中教材,但是販賣的都是從各大學習機構盜錄下來的視頻網課。

如此肆無忌憚的盜版,源于利益的誘惑和高速增長的用戶流量池。

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約為2.01億人,網民使用率為24.3%,年增長率29.7%,手機在線教育課程的用戶規模則達到1.94億人,年增長率更是達到63.3%。

艾媒咨詢預測,到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的規模將達4330億元。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與此同時,對于盜版網課的打擊也從沒有停止過。

2018年,學而思宣稱,有網站仿冒該機構的網站域名和商標,大肆銷售盜版該機構網校的課程視頻、講義,預計全部經濟損失達2000萬元以上。

2019年末,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該法院官微稱,經中國版權保護中心鑒定,上述課程視頻中,共計14720個與學而思公司的相應視頻具有同一性,共計347個與猿力教育公司的相應視頻具有同一性……

互聯網律師趙占領就曾分析認為,目前網絡侵權盜版行為猖獗的原因有三:一是目前網絡交易平臺多遵循“通知刪除規則”,被動處理網絡盜版,在主動打擊方面措施有限;二是網絡盜版行為違法成本比較低,尤其是著作權侵權法定賠償上限比較低,而且沒有懲罰性賠償機制,權利人起訴維權往往得不償失;第三是監管部門缺乏常態化的監管措施。

然而,更多的時候,網課平臺對于盜版網課卻大多選擇了“忍一忍”的態度。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復刻一個“微軟盜版”陽謀?

微軟的Windows系統在中國的普及,盜版居功至偉。

微軟多次在中國市場的正版化進擊(對使用盜版軟件公司的訴訟,對盜版用戶的黑屏等),則是基于盜版產品將其他操作系統、特別是免費開源的linux,扼殺在萌芽狀態之下,而成獨家不可逆之局。

“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興起,其實微軟就不再祭出正版化大棒了。”主攻經濟報道的媒體人王京認為:當下的網課之所以不太打擊盜版,除了維權太過麻煩外,其實也有用盜版網課碾壓線下培訓市場的可能。

某網課從業者楊玲則不以為然,這種放任盜版以期形成高維打低維的模式,并非網課平臺的本心。“畢竟,網課平臺自己的高價課程受傷更重,當然,間接確實有這方面的效果,不過顯然網課平臺的損失更大一些。

楊玲遇到的最大問題不是盜版,而是沒有辦法深入。

作為語文老師的她,原本是在線下做高考語文沖刺的輔導,可仔細研究了市場后,改為選擇小學語文的課外輔導了。

“國內語文課本的多個版本,讓語文輔導難以下沉。高考語文輔導受制于不同地區的高考試卷差異、分數差異以及高三學生的知識結構等問題,同樣難以一個網課全國通。”楊玲介紹說,課外輔導就可以不受課本的制約,主要是說一些素質教育用的課外讀物和一些作文提高技巧,還是比較通用,可競爭者也多,難以突圍。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更多的問題,則是在此次疫情期間集中爆發。太多學生被動選擇網課,結果網課的弊端也暴露的更加鮮明。

2月3日,猿輔導免費直播課程開課第一天,就因超過500萬人同日在線上課而出現“網崩”。

2月10日,全國學校組織上網課第一天,因流量激增,包括釘釘、騰訊課堂、科大訊飛等平臺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掉線甚至宕機。后續各平臺雖加大投入,但系統崩潰的情況還時有發生。

但這還只是系統層面的問題,內容層面則麻煩更多。

3月23日浙江消保委調研在線教育發現,收費滿意率僅為36.83%。

“須知這是在‘停課不停學’的免費大背景下。”楊玲如是說:換言之,更多此刻被迫上線聽課的學生,未來不會成為網課付費用戶,這就尷尬了。

有媒體則報道稱,在優酷上,動畫片、幼教課、小學網課的映前廣告長度從十幾秒到幾十秒不等,包括網絡游戲宣傳、成人電視劇預告,內容不乏打打殺殺、調情說愛,畫面不乏擁抱接吻、敏感部位半遮半露,臺詞或字幕不乏露骨表達。

另有媒體則發現,從線下轉到線上的老師、學生們,發現網課并不比課堂教學輕松,不少中小學生甚至發起了給上課App“打一星”差評的活動。

歸根結底,網課目前的狀態還是將線下課程搬到線上,缺少互動性。

網課教師施俊賢認為,網課所要呈現的互動性,根本沒有得到呈現,網紅直播會看彈幕,可他認識的大多數老師就和課堂教學一樣,上自己的課,讓孩子們打盹去吧。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護城河,網課何時才能建成?

缺少真正的護城河,被盜錄就等于將網課直接搬走,成為了網課在面對盜版時的難言之隱。

“5元錢如果真的能買走萬元網課的服務,本身就能說明很多問題。”楊玲稱,網課被簡化為一個錄像,挺悲劇的。至于課前的互動和課后的作業,這些網絡互動并非不可替代護城河。

一些網課平臺開始選擇對抗模式。

一種是人力對抗,如萬門大學設置了專員每日全網排查可能出現盜版內容的渠道。

一種是技術對抗。例如防盜加密技術、防盜鏈、使用ID跑馬燈進一步追溯錄屏者身份等多重手段,最大限度降低視頻被盜的風險。如高頓教育維權的主要做法,就是對課程內容“增加水印”、“登記版權”,在發現盜版行為時,進而起到證據的作用。

在內容上突圍也是一種選擇。

網易有道副總裁、有道精品課負責人羅媛就指出,目前K12在線直播大班雙師課程對用戶來說已經不再局限于教學視頻。包括輔導老師、相關配套書籍、以及智能硬件等構成完整的教學服務,才是幫助學生提升的方法。

換言之,僅以視頻盜版,而不輔以其他教學服務內容,是達不到預期教學效果的;這就成了防止盜版的一種手段。

據稱,針對此次疫情中暴露出來的問題,新東方正在開發包括建立私人題庫等“定制服務”項目,以改變單調的直播上課模式來留住更多的學生。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此外,場景切換也成了一種方式。

3月19日,阿里巴巴聯合人民教育出版社共同推出了新型“網課”,該系統在智能音箱天貓精靈,學生可以跟著AI進行課文朗讀、作業輔導。即日起只需要對機器說出“打開數字課堂”的指令,就可免費使用。

一些教師也在內容探路。

媒體報道稱,廣州市東風東路小學的數學老師唐廣海,被同學們取了個外號叫“黑科技”老師,緣起于他在網課上給大家分享自己制作的數學知識思維導圖,講講假期里親身經歷的數學小故事,口述一道數學題,如何玩魯班鎖和三階魔方……

不過,或許國外的一些套路,更能給出一些護城河啟示。

3月25日,微軟宣布將向被迫待在家中的學童們免費開放《我的世界》(Minecraft)的教育內容。

同樣是走寓教于樂,但基于精品游戲自身的強大技術支撐和用戶積淀,而讓護城河牢不可破。


5元賤賣、盜課猖獗、,總忍一忍的網課平臺,難言之隱太深


此外,在技術牢靠前提下,內容增值也在同步進行。

據悉,此次免費開放的學習內容里,有許多合作內容,如通過與美國宇航局合作,玩家可以在游戲中探索、游覽國際空間站;由知名內容創作者制作內容,學習機器方面的編程知識;參觀華盛頓特區的標志性建筑、尋找和創建3D模型,了解海洋生物、探尋古希臘歷史。

或許,真正的護城河本就是技術和內容結合,并真正跳出線下培訓的套路,將線上的互動娛樂展現的淋漓盡致,才可真正達成“潤物細無聲”的網課目標,而不僅僅是錄個像那么簡單……